温州本地人都去这里行走,此山不知名,风景堪

温州本地人都去这里行走,此山不知名,风景堪

时间:2020-02-14 12: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约好了,要出去走走的;后来,因各种事耽搁了。

说好了,要来一次远足,在还未到过的地方择一地,暴走一番;后来,还是没去成。

几个人,在这个美好时光里,聊了最想去的地。

她说年底的俄罗斯行没去成,她想要的是一次追光之行;

他说他走了很多地,除了黑龙江外,其他各省都走了一些地;

她问我最想去的是哪?

我说我想要去西藏、去新疆、去云南,我想要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去领略各地的风光;

他说,哪里都可以,大罗山也可以。

扯到这,我们几个叽叽喳喳地开始聊这些年那些天的大罗山之行。

还记得初次会面的场景,我穿一浅色T恤,深蓝牛仔裤,加一粉色鸭舌帽,蹬一白色运动鞋。初见面就被胖胖的他批评了,这登山得来双防滑的,也要来套速干的衣物。我还偷笑着这慢腾腾的步伐,拿像登山的,没想到的是我们走走停停间,他可没落下,匀速前行。

她算我们队伍中比较可爱型的,是英语老师,一路上笑声不停。

我参加户外活动的原因主要是那段时间当班主任,早起晚睡的,鼻炎重,同事说,爬山不错,然后带我加入了这个队伍。

他算是我们队伍中坚持最久的,这些年登山活动组织少了,他就开始跑马拉松,这宅在家也不安分,开始哑铃扩胸运动,那小视频一发就被我笑了,这美颜效果太佳,粗糙的黑脸变细腻的小白脸。

这些年,跟着队伍驴行少了,户外摄影的时间多了。印象最深的几次驴行有这么几次。

永嘉源头穿越、青田船寮溯溪行、瓯海崎云山穿越行、瑞安巾仙溪峡谷行、大罗山田螺背行……记忆中比较深刻的这么几次,现在回想起来,有些记忆的片段还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崎云山行,是在冬天的行走,那天山上有积雪,在半山腰,我们用登山杖戳戳水渠里的冰,在铺满雪的平地上写字,在比我们还高的杂草丛中穿梭,就这一次,被传说中的野猪夹给夹了,从此后就不再走这种探险的路了。

船寮溯溪行,这是初春时节,有些地过不去,得涉水,这一来二去的,到了傍晚,鼻子就有点呼呼也,队友说,来点姜丝老酒不错,猛灌几杯后,第二天,开始咳嗽,扁桃体发炎……

夏日里,只走过一次,是苍南的藻溪水库?有点记不清了,那次有好几个队友中暑。

巾仙溪峡谷行,是深秋时节,我们中途休息的那片林中,落了一地的枫叶,这一次行走,有个队友不小心滑了一下,他的脸颊出血了。

……

好多途遇的朋友没有再见面,我们几个还算是交流比较多的。这些年,除了驴行、摄影,还选了一些其它的娱乐方式,球场上蹦蹦,广场舞跳跳,书画室里走走……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如今,提高免疫力是当务之急,还得择一坚持着,让松散的筋骨动起来。

今天,重温一下大罗山田螺背的行走,这一次印象最深刻的是这爱心水库,与之前走的龙脊,是我最喜爱的风景。

我们是在一个当地的朋友的带领下走得这条线,那天天空特别美,迎面吹来的风有点凉,一张张照片细数着这里的美丽景色。我们曾说过,要再组织下这样的行走,如今已经一隔隔了好多年。

田螺背这里有一一大片平坦的岩石,还想着哪天风和日丽时,到这来露营,数星星,这大罗山的空气清新,满眼都是绿色。

那次的行走还采到儿时喜爱的野果,我们称牛眼睛,不过还没熟透,有点涩涩的。若是成熟时,一把一把吃才过瘾,不一会,舌头都黑黑的了,不知你的记忆里有没有吃过一种像蓝莓的野果,我们泰顺蛮讲话称“伯鲁”。

那次的行走,抵达山顶的那种畅快还记着,我们坐在那石头背上,吹了一会风,散去攀登的热量;

那次的行走,原本还在读高中的男孩,如今已上了大学;

那次的行走,记录了大罗山的山山水水与众不同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