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翁对韵》|王伟勇教授主讲

《笠翁对韵》|王伟勇教授主讲

时间:2020-02-14 12:1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笠翁对韵》第42集

王伟勇教授 主讲

2017年3月27日

老师:好,我们继续。刚刚介绍了荷花,当然提到了周敦颐,底下我们讲梅花,梅花的不祧之祖,我们这样讲,那个祧就是一个礻字边再一个兆。现在不论你书写梅花或是画梅花,最会提到的一首诗,就是林逋〈山园小梅〉这一首,刚刚我们说他是隐居之士,过世之后仁宗还给他一个谥号,也就是说他人格的高洁令人肃然起敬。

我现在就用天籁调,先吟诵一下。然后等一下我会告诉各位,因为刚刚休息的时候,我们班长有放了你们吟唱的给我听,你们出去绝对可以说是王老师教的,唱得不错。几个音我刚刚说了,平声拉长的地方,入声收尾的地方,也许还要再学一下。那西塞山前因为它是一个调子,你唱的时候那个音转折的地方,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这个地方,流水鳜鱼肥,这个地方稍微转一下。因为我最怕唱,唱因为是什么音符为一拍,每一小节几拍你都不能走调,吟就比较没有关系。各位听听看,我直接用普通话:“众芳摇落独鲜妍,占断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这就是天籁调。不敢当。

虽然疏影横斜你们很熟,但是整首诗,我想很多人大概是第一次读到。他究竟描写这山园的小梅,他用什么角度来说它的美。不同芳妍当然是很重要的,孤高,高到什么层次,让他很自诩,让他变成了写梅花,咏梅花的不祧之祖,我讲就是大家都要跟着他去作。你看众芳摇落,请问梅花是什么时候开?那中国人讲过菊花,秋天,此花开过更无花,何况冬天应该是没什么花可看,可是我就偏偏出现了梅花,愈冷愈开花。所以第一句他就抓这个特性,众芳摇落。各位,众芳一定是指哪一季的花?所有的花都凋落了,当然是春天的花。春天繁华靡丽,大家都想看。

各位,这个季节,尤其是我们马上就是春假,台湾叫做春假,多少人要上阳明山去赏樱花,各种樱花都去看。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千万记得我上次说过不要煞风景,什么煞风景?不要花间喝道,驾着车,叭叭叭叭沿路,那个叫煞风景。优雅的走上去,公车站,那个地方管制,然后你就走上去,这才叫做登山赏花,开着Benz这样叭叭叭叭,沿路吵死了,群山都被你给吵坏了,非也!

所以所有的繁花都凋落了,独鲜妍,到冬天只有梅花开得那么样的鲜妍。鲜妍,鲜是清楚,妍是美丽,那么清楚,那么美。你在台湾看过的梅花是哪一种?哪一个种类?我们有白梅,也有红梅。我当成大中文系主任的时候,还特别在我们中文系的园子里种了一棵梅花,那是嘉义移过来的白梅花。种的时候,我们历史系的教授跟我开玩笑,因为第一年,有时候花跟人一样,有它的土,它的风土,土性,你一下子换一个环境,它要适应的,所以第一年它没开花,历史系教授就说了,王主任你找了一个哑梅,哑巴梅花。我黯然神伤。他说你看看我家的梅花,你看这个梅子,还腌渍,拿来给我吃,何其残忍!我的梅花没开,他腌渍的梅子来给我吃,梅子。等到第二年,我们园子里的梅花开了以后,他黯然神伤,说他的花不开了,他说每一次就这样来看我们的梅花。好可惜,梅花通常是在学生放假以后它才开,冷,因为台南相对热,所以它通常是在寒假的时候开。我照了好几张,曾经在电脑的画面就用那个梅花。自己种的最亲切,是从嘉义山上,那个姿态也很美,当然工友先生也帮我们照顾得蛮好的。所以有时候你看每一季节,我讲一花一草一世界,四季都是如此,有心体悟,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花。在没花的地方你也看到心花,还怒放。

所以说大家都落了,你看看那么冷的天气,占断。你只要看到占断,就是独占鳌头那个概念,说“占断风情向小园”,各位,风情是个抽象的形容。作诗就是这样,前面你要有些泛称,你要泛称,譬如说江南好,江南有什么好?各位,读过了白居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因为白居易他不是江南人,他在那个地方苏州刺史,苏州刺史例能诗,有人说他走了以后刘禹锡来,宋代苏东坡也去了,到我苏州来的人都很自诩,那个刺史。你不要看他是一个刺史,做行政,他常常都是有文采的人。苏东坡曾经讲过,当过这个地方的人都很有文采。你看他回忆,要介绍江南的美,你看前面先泛述,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我曾经在那个地方待过,我很熟悉,好了,这是泛叙。同样道理,他讲“占断风情向小园”,在这个小园子里头,它的风情在冬天是最美的,在众芳摇落之后。各位,风情还没有出来,风情两个字是空的,是个总结式概括。

就像白居易说,我们把白居易那阕小词先念完,〈忆江南〉你们都读过吗?没有?“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好是抽象的,怎么好?是一个总述,然后开始并列两个,“日出江花红胜火”,白天,你看那个春天到的时候,各位,在西湖边是最清楚的,一桃一柳,一桃一柳,桃红柳绿,非常的美,所以日出江花红胜火,红得像火一样的,胜过于火,这是一个风景的美。“春来江水绿如蓝”,春天到了以后水面,一个是花,一个是水,绿如蓝,水非常的碧绿,各位,这两个就是上面他讲的好。然后总述做总括,“能不忆江南”?我能不回忆江南吗?所以写文章你要懂,什么地方叫做布局,这个就是布局,我先总括。好,然后分述,日出江花红胜火,讲花的好。春来江水绿如蓝,讲水的清澈水的好。最后总括,能不忆江南?我能够不回忆江南吗?

所以这一章的写作方式一模一样,我先点出它在冬天的时候,所有的园庭的花都凋落了,梅花就独占鳌头,独占风情,在那个地方。风情你有好大的想像,第一个,“疏影横斜水清浅”,各位请问,如果相对于下面那一句,这应该是什么时候的景?白天还是晚上?白天,白天你才可以看到疏影横斜,倒映在水里头,清清浅浅的,看到疏影那么倒落,美极了。请问,他告诉你占断风情,绝对不会只有白天,晚上它也美,“暗香浮动月黄昏”。还记得我们刚刚前面讲荷花吧?有没有?荷花,它开的时候还没开,它有摇曳生姿之美,开了花清香淡远之美。周敦颐这样说,李渔也这样说。当然后面比实用大概都比不过,梅花、梅子之后,大概那个树那个叶你都不能用,要比实用,当然李渔推崇荷花,那是他的选择。

我们先来看,所以它白天你可以看疏影横斜,我们常常讲数大就是美,这是一种美。譬如说我们成大那个榕树,一下来密密麻麻,好大的一片,一个绿荫在那边,气场好像蛮强的,那是美。可是有时候小家碧玉也美,一个梅花疏影,稀疏的,然后,梅花的花不是那么大,细细小小的,你看一下,就让人感觉到comfortable,所以要配合什么?配水清浅。你绝对不能汩汩的黄河,滚滚的长江,那煞风景,我告诉你。所以你要种在哪里?种在水清浅,梅花,投影在那边,影子美。晚上香,看不到影子了,暗香浮动,暗香。本来暗是很不好的字眼,但是它用在这个地方,它告诉你那个幽香,你可以用鼻子来闻到它的美。视觉之美,鼻子,嗅觉之美加在这种花类的身上,各位,你已经感受到满满的美在这个地方。

底下两句进一步渲染,我们说起承转合,如果是绝句的话正好四句叫起承转合,律诗的话就是八句,两句一个单元,总述,两句一个单元,写形式的美,写芳香的美,再下面转进去渲染它的美,怎么样渲染?“霜禽欲下先偷眼”,各位霜禽就是鹤,我们白鹤,我们上一次不是讲骑鹤上扬州,还记得吗?我们常常讲鹤就是寿,你到扬州做生意就是富。有人说他不贪心,要骑鹤上扬州,其实他最贪心,又要骑鹤,然后又要上扬州,又富又贵又寿,人间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所以那个霜禽,天上的仙禽要下,牠偷偷的瞄一眼。各位,很多的字眼,很多的字眼,你看一个人格高尚的人,跟一个龌龊的小人用起来就非常不同。

南宋有个人很喜欢用偷,史达祖。各位史达祖也许你不知道,但是我讲过韩侂胄,你大概就熟了。我说南宋有些奸相,秦桧,韩侂胄,史弥远,再下来贾似道,到南宋我们特别有所谓的奸相。韩侂胄就是其中一个,要打压理学,然后压不住了,就号召安内必先攘外,我们来打蒙古,打元,打金人,先打金人,联合元朝要去打。结果金人说你引起了内乱,最后韩侂胄赔上了项上人头,不然金人不甘休,本来是宋金还非常的OK。他的堂吏,他的秘书史达祖,就很喜欢偷。有人就说了,你看史达祖这个人喜欢用偷,人格就不高。有时候人真是倒楣,我跟你讲,你的政治遭遇,你的什么遭遇,你所托非人,你就遭到池鱼之殃。其实你去读史达祖,譬如〈双双燕〉“贴地争飞,竞夸轻俊”,他写那个燕子还写得蛮美的,可是他是真正喜欢做冷欺花,什么偷天什么偷,很喜欢偷,他说人格不高。我请问林逋用了偷,有没有人说他人格不高?你说他人格不高,你敢在网路上说他人格不高,我保证十万人来围剿,一天之内。所以这完全是看你的人格、看你的用字。

有时候觉得是不是人格跟文格,就是文章的格跟人的格要不要一致?一致是最道地,中国人最称赞这种。有时候真的你要分开来看的时候,譬如说秦桧的诗词,洪承畴的诗词,你读起来都不会太差,但是你讲人格大家对他就觉得很有意见。中国人常常会,文学批评会落入人格就是文格的这种迷思,对我们客观的评论来讲实在不太好,但是这没办法,所有的奸相你再怎么好,大家都会先入为主的概念,无足观矣,无足观矣。所以我每次读到这边就想人的命真差很多,史达祖用偷被人家骂惨了,林逋用偷,人家觉得有趣。所以你看天上的鹤,我说针对渲染,形态的美、香的美,梅花的美他写尽了,我怎么再下笔?说天上的仙鹤,各位,仙鹤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不是世俗的东西,牠要飞下来的时候牠还先偷看一眼,哇塞,好漂亮,牠在称赞梅花。这就叫迂回的称赞,不直接写。

“粉蝶如知合断魂”,请问粉蝶通常是何时出现?春天,繁华靡丽要采粉。我们常常讲有花间四友,蜂、蝶、莺、燕,等一下我会讲这个。所以这个粉蝶如果知道,各位,合,只要看到诗词里头的合,它是一个副词,应该,就是应该,“游人只合江南老”,如果你读过韦庄的词,人人只应该,那个合都是这样,合断魂就是应该断魂,说粉蝶如果知道冬天还有那么美的花,那么香的花,牠们应该会为它断魂,为梅花断魂。各位,梅花够美了吧?你看仙禽欲下,牠还要吓一跳,我已经够清高了没想到你比我更美;粉蝶在那边采花粉,一看我的美,香也好,粉也好,真令人陶醉,合断魂。

把梅花的美极尽形容到了极点,后面要来ending,后面要来总结,总结常常就会一个人的概念,我怎么样来收束这样的议题。“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这两句话就是物我两个人都要互相烘托,这么高洁的梅花,如果被世俗人看了,他们只想吃梅子;那么美的荷花,世俗人看了只想吃莲藕,还有冰糖莲藕,或者是莲子汤,俗不可耐,所以后面要强调我适合跟它搭配,“幸有微吟可相狎”,微吟就是吟诗,文人,幸好我可以用这首诗,甚至用诗词,来跟这高洁的梅花相亲近。排除了一般人,“不须檀板共金樽”,各位知道,你现在到西湖去,它甚至于有些游船,让你发思古之幽情,坐上去,然后昆曲两边小表演这样唱。这种日子我都过了,我都尝过了,我讲过西湖去过四、五次,最美的还是濛濛的雨下完,这样走过去,我们整队。那时候我还在东吴大学服务的时候,苏州大学请我们去到那边玩,那个印象最深刻。夜间,人家说要去看看夜间的西湖,你看那时候我多年轻,固一世之雄也,我也夜间跑出去了。我很少这样。所以你看后面就跟世俗人来比较。如果你们读过明代袁中郎欣赏西湖,他也在强调我跟别人不同,白天所有人都去如何这般了,到了五点之后,各位,大家世俗人都走了,我们出现了,我们是欣赏晚上的西湖,你去看袁中郎《西湖杂记》。所以他这个地方也要讲,还好我能够作些诗词来歌颂这样的梅花,我不需要,各位,讲不需要就是民间一般世俗的,檀板就是什么?派一队opera,到这个地方当当当当,梅花树下,然后在那边唱,在那边喧闹,共金樽,一个酒杯,不需要跟那些世俗的人,带着酒杯,带着乐团,在这个地方来呯呯砰砰,这个叫做煞风景,跟花间喝道没什么两样。

这个梅花,跟这个人的人格结合在一起没有?结合了,我们都是超乎世俗,我们都是不同凡响的花、物,他是用物来烘托人,用人来写花,两个就精神合一了。所以你喜欢的当然是喜欢那个梅花姿态,因为画梅花的人,他们也不会去画另外一人,把林逋画在那边,不会,就梅花一画,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哪怕他是用墨梅。你要知道在中国,苏东坡开始他曾经画红梅,苏东坡用红墨画梅,造成非常有意思的红梅。通常我们看梅花我刚刚讲了,要么你就开的白,要么你就开,它的枝干是暗褐色的,没有红枝干,所以我说欣赏物,心里头的反映,你可以有些新意,但是最后的美感,都要自己去心灵体会。这是林逋原来的样子。

那你现在翻到五十页,我们翻到课本五十页,为什么他会提到这个,说“和靖孤山梅蕊放”,你看五十页,这个王淇,也是宋代诗人。当然是晚于林和靖,林和靖北宋初期仁宗时代。他也要咏梅。每个人以林逋的为标竿想要来写梅花,究竟怎么写,我能够超越他形式上的,精神上的。“不受尘埃半点侵”。来,你们唱一下,我们用河南那个调子,会不会?我喊三四就开始,知道吗?不受尘埃半点侵,可以吗?以此类推,我等一下会告诉你,什么叫一调多唱。来,三四:“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不错,不错,不错。那个调不要忘。那个“得”是入声,要再短一点,惹得诗人说到今,入声,短促收藏,啪,就要结束,那个“得”,拉长以后顿也可以,但是直接收音是最干脆的。不错。

你看看林和靖影响力大不大?不受尘埃半点侵没有问题,讲梅花的高洁。而且我刚刚讲过了,它绝对不会在滚滚红尘热闹的地方,“竹篱茅舍自甘心”,各位,这个了不起了,在竹篱边,在茅舍边,我自甘落寞的,孤芳自洁的在这个地方,所以它绝对不走入世俗污染自己的尘埃,让尘埃污染自己,尘沾不上我心胸,就是这样的感觉。所以如果咏物有人格化的话,你可以想像王淇,他想要塑造的一个期待。可惜,为什么变成世俗都知道?“只因识得林和靖”,各位,梅妻鹤子,只因认识了林逋,林逋的逋,这个字怎么解释知道吗?逋,这个字就是逃,逃避的意思。所以我们说逋税就是逃税,逋就是逃避。所以你可以看看这取名字很有意思,我逃离了人间一切,隐居在西湖边过我隐士的生活,就跟梅花一样“竹篱茅舍自甘心”,我本来是“竹篱茅舍自甘心”,他是一种非常俏皮的语言,他不是真正在责备林和靖,他是在称赞林和靖,怎么把那个梅花写得那么好?只因误识林和靖,你梅花认识了林和靖,他写出了“暗香疏影水清浅”,不是,刚刚那两句话,“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写了这两句,让大家都在传诵,结果每个人都在说,“惹得诗人说到今”,每个人都在说,好,好,那每个人就要再写梅花,怎么样来在巨人的肩膀上再跳跃。所以他这边,虽然有点怪那个意思,但是这个怪,不是真正责备,不是这样,可惜,你被林和靖认识了,林和靖把你写得那么美,大家都follow他,想要来看看你,不胜其烦,每个人都到西湖,都想看梅妻鹤子。这就有点像好的诗,大家读了以后都读俗了,譬如说“床前明月光”,我不是讲,你看第一句如果你会读,床前明月光,那个明多好,可是变成小朋友都会背大家都会背,以为李白那首诗很通常。很多的诗就是直觉的写出,很自然的写出你的想法,写出你的情感就是最美的,不要在那边搜索枯肠,挖尽了你的心肝,然后再想那些典故,如何这般,太累了,太累了,做诗人太累,不需要,自然就是美。所以这句话当然也是俏皮的,开了林和靖一个玩笑。

那底下我们来看,除了这个以外在《千家诗》里头,收得最美的两首雪跟梅。各位,因为梅花都是冬季开花,那下雪最高的季节也当然是冬天。虽然现在有些是秋天就开始下,甚至于下到了春天都还在下,所以气候真的有在变化了,我们说温室效应。“梅雪争春未肯降”,来,你们再唱一遍讲义上的这一首,梅雪争春,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等一下我会再教你,平起式的第二种唱法,下一首再来。仄起式的,至少你应该学过了一首,就是刚刚这个调子。平起式的,你学了江西调,就是清明时节马上到,清明时节,平起。今天我会教你闽南的平起式,让你记得,只要是比较中性的诗词,你在感情诠释的时候收敛一些,那个情感就不会外露,那伤感或是快乐你再自己去调整。所以有人主张可以一调多唱,我不反对,不然你二、三千首诗,你说要有二、三千定个调子,不可能,但是平仄道理,它是变化无穷的。可以顺着它的平仄去调整你的声音的高低,依字声行腔就是这样讲。我们先来解释。

第一首,卢梅坡,这是南宋人。他说“梅雪争春未肯降”,可见他看到的梅花跟雪到了春天还在,入春的时候,雪通常是冬天下,初春还会有,他说究竟梅比较漂亮,还是雪比较诱人。我们古代,这文人为了出奇,为了考验大家的文采,常常写禁体诗。帮我写一下禁止的禁,禁体诗,对,禁止,禁体诗。你只要看到这两个字叫做禁体,就是只要别人常写过的东西,你都不能用。来,譬如说你要写雪,禁体诗就是六出,人家说雪的花开出来是六个角度,所以六出,你不能用;雪是白的,白,你能用;这个雪字本身,你也不能用,什么都要回避,回避它,看看你还能不能超越?这就表示什么?太多人写,知道吧?太多人写了。所以欧阳脩他们曾经一群朋友雅集,你看这些都是泰斗,大家说我们来写雪让人家看不出,雪的颜色,雪的香味,雪的形状,雪的什么,而是你在讲雪,很不容易,就禁体诗。所以你让那些究竟梅花好还是雪好?在春天的时候争着大家的喜欢,不只是文人,不只是大众,还有一班文人,谁也不让谁。所以他马上接下去“骚人搁笔费评章”。各位你知道我们古代,常常有时候参知政事,评章什么东西的,各位,评章当然就评量,就来评鉴。说让那些骚人墨客,骚人,当然指一般文人,阁笔的阁就同,等于提手旁,搁ㄍㄜˋ它是入声,等于提手旁的搁,你不写搁那个楼阁的阁也是入声,通用那个字。所以文人在比较,你说它好,你说雪好,他说梅好,我说雪好,你说梅好,大家搁笔费评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各位卢梅坡这首诗所以选进了《千家诗》,就是他让两个物体各有好。各位,这个就叫做通透。有些人执着在某一个方面,你就很难去公平说这两个东西的好。他的妙是妙在后面这一段,而且是数目字出现,一个是三,一个是一。他开始说了,下决定了,大家都这样头痛得要命,那卢梅坡我试着来大家接受不接受,“梅须逊雪三分白”,各位我讲过,梅花它的白非常的微小,甚至于有些是白里透红,你要像雪纯净的白,他说也许梅花在形体上,形体上输雪三分,假设你认为有十分的话,通常我们是十分的概念,输它三分白,也不是说梅花不白,输三分。但是我请问你,“雪却输梅一段香”。如果我们站在每个物都有它的特色,你愿意取它的优点的话,人就是这样子,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如果从一个恶的角度,一直在看一个人错误的角度,然后你记恶,就一直看到人家的负面。各位,你不要说你Uncomfortable,别人看你也Uncomfortable。如果你愿意说他的优点,哪怕他的一分优点,我就逢人说项,愿意称赞他十分,慢慢的这个人的优点,你也会觉得说还蛮可爱的,你就会看论是非的时候不是一刀切。所以你可以看看,中国人的特色就是那个八卦,它是一个S型的,就告诉你说,做人就是要像这样子。你不能一刀这样切,黑白两个要我这样子弄,不是我们的通融之道。所以你可以见到人家的长处,说人家的好处,你跟他的缘分,我们常常讲,哪怕你是敌人,你常常看到他的好处愿意说他的好处,久了以后你跟他的缘就会慢慢的化解,真的是如此,人跟人相处。如果你看到一个点,就要打死他,我告诉你那个点就会变成一座墙,你们愈隔阂愈宽,没有意思。所以我说他这边的优点,这首诗的优点就是很通透的,各让梅花,各赞许了它的优点。所以“雪却输梅一段香”,雪,各位请问雪有没有香?雪有没有香?这个就叫做境由心生,境由心生,很多东西都这样。你说雪没香,有人就叫香雪,有人就香雪,看你怎么样,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人的心境OK,人的心境好的时候,你看世间万物好像为你而笑,为你而欢呼;你的心境低沉的时候,明明是那个花瓣沾了雨水,它在滋润它,你也会觉得它是泪的小花。所以雪有没有香?客观的告诉你雪没有香,但是你不要就这样全然否定,所以他讲雪却输梅一段香,输它一段香,他并没有否认雪也可能香,因为你的心里如果觉得它有香,在梅花边它也许借着梅花,它香就出来了,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互相的相辅相成。你觉得他作得好不好?所以它会流传,我们看一个物要通透,它有优点你就看它的优点。你一定要我决定谁是赢谁是赢,费评章,很难说得令人心服口服。这是他第一首的优点,站在好处,看梅跟雪。

第二首的好处。听好,我们今天先学这个调,我们家乡泉州的调子,我就用这一首。有梅无雪不精神,这是你们唱的一个调,江西调,对不对?那我们这边来唱的话,梅雪争春,抱歉,我是先教你仄起式的,我们闽南人要吟这一首,“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是我们闽南人的调,我直接翻成普通话。好不好学?更像吟,更像吟,就像清明时节雨纷纷。所以我刚刚讲,我到最后一定会告诉你,什么叫做诵、吟、歌、唱。这个在大陆从南到北,马来西亚我在讲这些东西,都能够教得懂。我相信我的学生,亲炙学生还不懂?绝对保证你懂,但是你现在暂时不要问,你们就反覆的这样来。你看看该拉长的地方,你们用诵读念一遍。梅雪把那个入声念出来,“梅雪争春未肯降”,这样念,来,念一遍,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雪是入声,第二句,“骚人搁笔费评章”,搁,入声字,记得。再来,“梅须逊雪三分白”,哪两个入声?对,“雪”跟“白”,非常好,尤其“白”你们都认得,我说这个字已经出现那么多次了,我们一定要有这个水准,“雪”跟“白”,非常好。再来一句,“雪却输梅一段香”,告诉我,哪几个入声?“雪”,“却”,还有?“一”,非常好。到了第六鱼了,那么多的句子读过了,那些入声的感觉一定要有。这是现在大学生非常痛苦,比较不会的。他会念“一”,把它当平声,尤其那个“搁”,他也念搁,又把它当平声,错,错,错,绝对不对。

那你现在这样子念的时候,闽南人就是入声很强。梅雪争春未肯降,就这样,然后我们普通话就那个,梅雪,我们念闽南话,雪梅,雪梅、雪梅我们常常念,很多人的名字叫雪梅,雪梅这雪就是入声,所以你就雪,马上收音。梅雪争春未肯降,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你们都不是闽南人,拉长音的地方拉优雅一点,我讲过拉到鼻子,那个轻轻的时候就会换了。再听一遍,梅第一个字它平声但是我们不拉。雪它就是入声,出口即断,这个你很熟。争春,争平声,不是节奏点,春,是节奏点,这个概念有,所以春那个地方你就优雅的放。梅雪争春未肯降,第二个节奏点在降。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那个春要拉多少,降要拉多少,完全看你的体会,要是我的话大概会再拉一点点。这就好像举头望,头,我们闽南人那个会,所以我才会直接翻译要你那样子翻,因为学那个调,我就把它学得像,那个腔,我们把它学像。梅雪争春未肯降,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

好,第二个,下一句在人,骚人搁笔,搁,你看我们闽南话,搁,骚人,搁笔,第四个字上声,顿一下那个力道就会出来。骚人,搁笔,费评章,三四:“骚人搁笔费评章”。两句,梅雪,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好难评,那个气要这样,费评章,怎么办?轻轻的告诉,第三句我们吟唱,第三句会低下来,“梅须逊雪三分白”,那个“白”如果说放在最后,因为它国语你念白都平声,顿一下就会入声的感觉,我们闽南语白,就没有了,“梅须逊雪三分白”,白,你看看,我们就没有了。可是你国语的时候,就那个白把它顿,“梅须逊雪三分白”。三四:“梅须逊雪三分白”,很优雅的放出来,雪却输梅,到这个地方,因为两个都是入声,雪却都是入声,啪啪,“雪却输梅一段香”。很好听。三四:“雪却输梅一段香”。梅须逊雪,三四:“梅须逊雪三分白”。停,那个“三”你们拉长了,节奏点在分,三分白,对了。三四:“梅须逊雪三分白”。下面,“雪却输梅一段香”。

所以这样学,你仄起式的调子你就会有两种了,一个是河南调,王更生老师的,一个是我王某人,我们两个都姓王,我常常讲福建泉州的调子。我们一首诗来一下,我听听看,我的声音轻就是你的声音要出来。梅雪争春,其实吟哦之声应该是像这样,因为我要教你们如果拿出来嚷嚷不对,它是很优雅的,梅雪争春未肯降,是这样吟,歌才把声音放出来。来,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假如我不带呢?给我唱好,有录影。各位同学们,我就起个两个字,你们就开始给我吟哦之声,琅琅然的。三四,没事,我没有起音,梅雪,OK梅雪,三四:“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非常好,真的非常好。你们唱起来哪个好唱?王更生老师的,河南腔比较好唱,梅雪争,比较好唱。这个比较雅,雅致,南方那个调比较优雅。所以看看你要怎么选。

来,我们看第二首。如果说上人是安徽人,我们用黄梅调来唱,唱这个也蛮有意思的。“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这个“有梅无雪不精神”,所有我说,你看我说卢梅坡的好就在这边,我先把两个,我着眼它们的善,然后告诉你说这两个不要去分它,不要有区别心,一个万物你不要有区别心的时候,你就会比较融合,会比较smooth。说“有梅无雪不精神”,如果说有梅花你没雪在那边点缀,那个愈冷愈开花的精神你就没办法显现。各位你那个晴光,尤其是冬天你阳光照射看,我就是不开,它就冷的时候它才要开,那个精神才会出来,不是愈冷愈开就是这样讲,很有意思,这个世间万物你看有这么杰作。本来冰天雪地都封起来了,可梅花偏偏在这个时候它最需要,所以你有梅无雪不精神,没办法显示出梅花。同样道理,有雪无梅俗了人,如果你有雪没有梅花,这高雅的树在这边烘托这个雪,各位全部那边打滚,什么滑雪橇,滑雪,叠堆滑人什么的,被你叠堆得俗得不得了,所以你看看,我们看物是不是各取长处,对不对?所以有雪无梅你就俗了人,我们一般人只能拿雪来打雪仗,堆个雪人,戴个帽子,然后jingle bell,jingle bell,然后学着美国的文化就这样跑来跑去,中国的梅花你要让它在旁边。各位有没有看到人家的长处?对不对,先讲,然后再讲这两个物要互相衬托。

“日暮诗成天又雪”,对不对?天色晚了,我的诗作好了,又下雪了,各位几个条件都具备了。日暮,各位日暮常常就是冷得不得了,你没有一些东西或者坐在那边想,人常常就是这样,专注做一件事情,天冷也不冷了,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你试试看,你专注看看,纹风不动,每天就想着我的诗这个平怎么样、这个仄怎么样,这个字眼怎么样,诗眼怎么样。我常常坐在那边是,太太看了,那么冷你怎没穿衣?你怎么不添一件外套?我根本不冷,因为我根本没想到那天候的冷。有时候是太冷的时候,你想要做事那一刹那最痛苦,就好像睡觉的时候你要钻进去棉被,你钻钻看,一下子就进去,你告诉我爬起来你怎么爬?六点叫七点爬不起来,八点叫九点爬不起来,到了十一二点才爬起来,你要从暖和的地方出来,所以人不能安逸。可是一让你钻进棉被里,一下子那你很舒服。但是一个人靠专注的时候,所以有时候你会看看,很多的军队尤其是在北极极地在锻练的军队,你说那些人怎么如何这般。很多人意志,团体的意志一出来,人有时候克服自然,是真的是有他的意志力的,抽象的层面,这需要。一般来讲就是肌肤的感觉,肌肤的感觉,没有人说冰天雪地我穿一件汗衫,没有这么伟人,意志力。

所以你看他这边讲,日暮,雪愈来要愈大了,是不是要降雪?然后我诗作好了,好尽兴,天又雪,果真老天让我这个苦吟的诗人,让我完成了作品。“与梅并作十分春”,请问有没有称赞他自己?后面那一句话,“与梅并作十分春”,是什么东西跟梅花并作十分春,雪还有呢?我的诗,你不要这样,诗人也要自诩一下,诗成天又雪,知道我意思?这就人间的圆满。我欣赏它们,好像我能够用笔来把这个物烘托出来,这个物好像也跟我很有感应,又下雪,梅花又开,我的诗也好了,我们可以传世千古。卢梅坡的诗有没有到现在还在念?还在念。所以那个十分春就人间十分圆满,春天要有梅,要有雪,还要诗人来歌颂它才是美的。怎么样?有没有称赞自己?有。

你们要用什么调?真的要用黄梅调吗?很快乐的黄梅调,对不对?要学吗?要。好好学,记得。所以我常常讲,像你这样,你说,老师我能不能用那个有梅无雪不精神,当然可以,可是如果你知道江西调,那个鼻音再重的时候,通常鼻子唱低沉一点,你说十分春要快乐一点,我就选择黄梅调,黄梅调就是那么愉快的让你下去。三秒钟都要学会,因为它是唱。有梅无雪不精神,三四:“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你不要看,我那个入声的地方我还是有把它诠释一下,虽然在唱歌。这就是我上一次举例,不是,我演讲的时候会举例。像李叔同,长亭外,古道边,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你看那个上声我就让它上声,入声就让入声,李叔同保证注意到这个东西,这虽然是西洋的曲子,等他谱上中文字的时候,那个平上去入那个腔都非常准的。所以我们汉学院的学生要做到这样。你学了这个以后你要为中国的诗词谱,你只要平上去入这四声你能够顾到,我保证一定传的,当然要经过我唱。

所以你就看,“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这个俗上声,俗它是一个入声字,俗了人,把它动出来,三四:“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俗了人,人再拉长。好,“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那个“作”跟“十”都是入声,所以啪啪那个接下来。第三句,前面四字是低,天又雪往高,日暮诗成天又雪,顿那个入声。来,三四:“日暮诗成天又雪”,好,底下低下去,“与梅并作十分春”。也有人把十分春repeat一次,十分春也可以重复一次,我是把春直接拉长,因为它平声。来,日暮,三四:“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有人是,“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十分春”,有人是这样了。但是我习惯把它拖长,吟诗,也不要太花俏就是了。

可以吗?来一遍四句,聪明的同学们。黄梅调,三四:有梅,对,有,上声,有梅,来,三四:“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好,我不开口了。有梅,来,三四:“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不错。两个了,要记得,比较轻松的,没有太多感情的,十分春,很愉快,你看我的诗好了,雪又下了如何,这样的情怀来唱黄梅调会比较好。戏剧就是这样,那黄梅调就是唱,你只要按照谱这样唱。

好了最后我就附带着说了,我们习惯称岁寒三友究竟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说过花是花的一类,我们今天最主要是讲对句,讲到了芍药,或者说你念ㄕㄨㄛˋ药,我们讲到了芙蕖,我们讲到了梅花,所以我说把一些概念放在这边。本来植物你有形的、有枝干的、有叶子的是一个系列,花是一个系列,可是中国人常常会把它加在一起。最早是怎么加?岁寒三友大家最熟的。各位这是从哪里来?从宋代开始。葛立方他是南宋,辛弃疾他在他的词里头也都说过,因为〈满庭芳〉不是他的名作,它蛮长的,所以我就没抄,如果你有兴趣,因为我点出了一个作者。我们讲的岁寒三友,松、竹、梅,各位可见中国人如果要讲三友的时候,要二比一还是树木为主,松。我在院庭种的好多人看,那个真柏系列、松系列,是不同的,有时候矮矮灌木,长得不高,那个枝丫不长的,这矮矮,但是常年翠绿,那个叫柏树,真柏,我们有个名字。然后你长了高耸,松下问童子,那个绝对是松。那竹子我说过了,我们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孔老夫子那么一讲这个松树自然伟大,在柏树之前,因为柏树我讲过是比较小,所以柏树被提到了就几乎是小一些些,但是讲起来松树就松柏一起,一种概念。竹子就是“未出土时先有节”,怎么样?“到凌云处尚无心”,我记得我上一次写过那个对句给各位,你看从笋子它就一个节一个节,未出土时,做为一个人的象征,从小就立志节,到凌云处,到了高处尚无心。我们所谓孟子说的,“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你到了一个成就了,到了一个地位了,你还有没有那个赤子之心,不只是让你心空可以包容万物,你还一个对待别人,你可以接济别人,这个才叫做空。

有些人太实了以后,把富贵、地位当做一回事,颐使指气的,那种人令人讨厌,你忘掉了,你最初的初衷就是虚心待人。所以竹子当然有这个特色。我还讲过什么东西吃竹子,所以中国人更爱?凤凰,对了,凤凰是吃梧桐子跟竹实。所以中国人家很喜欢种这鸳鸯树梧桐,清高的树,竹子。所以《唐诗三百首》说,“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梧桐相待老鸳鸯树,招来吉利,每天就告诉你身体健康、身体健康、身体健康,你不种梧桐,不种竹子,每天生病、每天生病,你都烦透了,都乌鸦过来。所以你看中国的诗词,你看梧桐树,三更雨,空阶滴到明,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都是梧桐,要么就是竹子,门外风动竹。我下次是有一篇会写这个。好多的故事都被竹子给骗了,因为古时候门臼,它如果比较生涩,没有涂抹那个油的话,那门一吱咣,你以为就是外头有人来了。

所以你不要看台湾的前辈歌者,他们的〈望春风〉其实都非常有来历的。我们最早南朝《子夜歌》,就是讲一个女孩子,“揽裙未结带”,裙子穿好了带子还没结,“约眉出前窗”,对着镜子赶快补妆,因为她听到外头,吱咣,以为她等待的人来了,然后一跑出去,“罗裳易飘扬”,一阵风把罗裳一吹,她就把它给盖下去。玛丽莲梦露的那一幕你看过。然后裙摆一上来,她把它盖下去,然后说出了,“小开骂春风”,你真是糟糕,怎么把我的裙摆给吹起来了,害我以为是我的情人来了,匆匆忙忙就赶出去。我这么一解释你就知道,台湾的〈望春风〉的美。有没有人想过〈望春风〉?〈望春风〉那一节怎么唱?不好意思全世界的朋友,我必须唱台湾民谣,因为我在解释文学。听见外面有人来,开门甲看觅,月娘笑阮憨大呆,被风骗不知。I will translate in Chinese。我们的〈望春风〉的后半截是,听到外头有人开门,我就冲出去,开门来看看,我就开了门看看究竟谁来了,因为风又把那个木头的门吹得吱咣,就误以为有人来,结果月亮在天上就笑了,You are so stupid and foolish,你怎么那么憨大呆!憨大呆,foolish and stupid,被风给骗了。所以我说,台湾有很多的前辈歌者的汉学素养非常生动。

各位唐人李益,开门复动竹,讲那个风一吹,“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我还以为是我的朋友来了。好多人都被这个风吹竹子给骗了。不要说什么“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哪里来的?你们那么单纯,都没有读过这本书,《西厢记》。张生那一天要去翻墙过去的时候,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太多这样风吹万物,让人家有错觉,以为是有人来开门。歌谣是这样,诗是这样有趣,民间的那些也是这样有趣。

我不晓得有没有哪个单元,写到竹子有把这一首摆进去,但是我摆的是唐诗,我们下一次,你就记得。所以那个竹子对我们来讲生活的亲切,不但是意义的象征,所以我们苏东坡不是讲吗?我下一次教你唱这个,我记得有,在二十一页那边,也是讲竹子,我后面也会讲到。还是你们要先听?要先听吗?回去自己学,录音下来,二十一页那个我先唱, ,苏东坡讲肉跟竹子的关系。讲义,知道?“可使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若对此君仍大嚼,世间那有扬州鹤”。世间那有扬州鹤,还记得我们讲的典故?下一次我再诠解。所以竹子跟人的关系实在是太密了,不要说实用性的,它精神的、人格的给人太多的启发了,何况还有一些说凤凰会吃竹子、会吃梧桐子这样点点滴滴的记载。所以松竹没有话讲,梅花在所有的花类之中,在冬天能够开的大概就是它,挺然独立,所以跟冬天的松竹相提并论,松、竹、梅,记得,宋代开始。

到了元代,各位到了元代你知道有个画兰的专家,如果在台湾读过诗的话,那个达达的马蹄打从江南走过,把南宋给灭了,元人的那个鞑子打下来,驱除鞑虏。抱歉,那时候叫驱除鞑虏。打下来之后,各位好多南宋遗民做个飘摇无根的人。所以蒙古人把人分四种,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把南方最后投降的那个南宋人,把他列在最下等。所以对那些南宋遗民来讲是何等不堪!好一点境遇的,譬如说赵孟。赵孟是赵家皇室的后代,那么尊重他是皇家后代,然后这皇家后代怎么取舍。在他前面有前辈叫做赵孟坚,他的前辈,在晚宋,然后入元之后他不去元朝做官,入元之后不做元朝官,所以他前辈有一个叫赵孟坚。可是赵孟却做了元朝的官。相对的一个叫做郑思肖,赵孟后来是画兰花的专家,入元之后画兰花。我刚刚讲的赵孟坚也是画兰花的专家,晚宋的时候。然后另外有一个是郑思肖,他没有皇室的负担,他纯粹是一个士大夫,他画兰花他就不画根。人家问他说这个兰花怎么没有根,他说被元人给夺去了。各位知道这个人?郑思肖,《铁函心史》。所以每个人的取舍,取舍虽然不一样,但是透过这个植物,透过了万物来表达自己的心愿,却是事实存在。

所以当时在元代初期这个兰花被画,我上一次说过,在大陆他们认为兰花的故乡是吴兴,赵孟、赵子固他们都是吴兴人,所以吴兴的的确确出了一个画兰花的专家。所以到了元代就把这个兰花托了出来特别凸显。各位这就两个树木跟两种花类并称了,叫做松、竹、梅、兰。

我这边虽然写说四友图是吴镇画的,但是我刚刚讲了赵孟也画兰花,但是把松、竹、梅、兰画在一起叫做 ,是吴镇画的,元代,也是著名的画家。

然后在元代还出了叫四爱,四个人类所爱的东西出现了,兰、莲、菊、梅。各位,马祖常,我现在当然要提到打麻将梅兰竹菊,我一定要想到这边,所以我要告诉你这个演化,梅、兰、竹、菊是最后出现。所以在元代同时出现了松、竹、梅、兰叫做四友。我们孔子讲的三友是哪三友?他当然故意这样称,友直、友谅、友多闻,还记得吧?要你有正直的人,交正直的人;交能够友谅,温和善良的人;友多闻,博学多闻的人。知道?孔子讲的。所以他就用了另外一个名词,叫做 ,松、竹、梅、兰。各位,元代四友,然后四爱叫做兰、莲、菊、梅,这比较少人,比较少的文人团体在用,但是也有。所以如果你看到四爱把莲花纳进去了,换句话说四个花类而把两个植物抛开,把松竹抛开,加了莲花跟菊花。所以四个花我们叫做四爱兰、莲、菊、梅,如果按照顺序被人类烘托出来,最早是什么?菊,再来,梅,再来,莲,再来是兰,兰是最后加进来,在元代。

请问现在我们讲的四君子,我们的中医也有四君子,我这边讲的是我们的梅、兰、竹、菊,打麻将也有梅、兰,顺序不一样,它是梅、竹、兰、菊,是黄凤池《集雅斋画谱》,这是日本的字典里头注解。我真正去查了黄凤池的这个诗作,没有看到,但是这个《画谱》我没办法找到,如果找到可以证明,他画了梅、兰、竹、菊,就是梅、竹、兰、菊。我们还讲一个,你自己写下来花间四友,各位刚刚讲的都是那些松、竹、梅,都是好清高的植物。我们有讲花间四友,常常在花里头陶醉的,来告诉我,至少你知道什么?常常在花里头陶醉的,蜂、蝶一定有,莺、燕,莺、燕、蜂、蝶就叫花间四友。这也是文人世界提的花间四友,莺、燕、蜂、蝶。你一听都比较春天,比较柔性,莺、莺、燕、燕,热闹繁华靡丽。你看看我们讲的四友,冬天的松竹梅岁寒三友,或者是四友四爱都偏向冬天。兰花当然比较特殊,因为它的花季,像石斛兰它就八月开。

我想问你们知道父亲节的花是什么?你看没有人知道。所以爸爸活该,补一句,为什么还不去回家?天天都不回家去应酬。所以问你什么花,我在学校问也不知道,现在大学生也不知道父亲节的花是什么。来,母亲节的花是什么花?康乃馨,天下的妈妈真是伟大,没有一个学生不知道康乃馨,全部被西洋人给左右去了。你还不知道叫金针花,叫做萱草,忘忧草中国的金针花。没有关系,OK的,天下妈妈都一样,我不敢说中国的妈妈特别伟大,外国妈妈就不伟大,天下妈妈都伟大,所以她们有康乃馨,我们就顺着这个风气,不要忘了我们叫做金针花、叫做忘忧草,知道?萱草,所以你萱草,为什么束之在臂?可以让我忘忧。来来来来父亲节的花告诉我,如果我们崇洋,父亲节的花,你看看都一样。所以爸爸真可怜每天在外头,在极乐寺上课,小孩都不知道爸爸节的花。记得爸爸节的花是石斛兰,石斛兰。石斛兰有两种花,一个是春石斛,春天开的;一个是秋石斛,秋石斛,你知道秋,爸爸节就八月八号,所以秋石斛就是爸爸节的花,父亲节的花。你以后要记得。

石斛在台湾相当多,在山上随便看,它的兰花就是一个干,一个节一个节,非常有次序。所以我觉得它不用蝴蝶兰做爸爸节的花,我觉得蛮好,因为梗节,它兰花的一个干下来它就一节一节的,像爸爸非常的有节操。然后那个花开出来淡淡的,不会太艳。最重要我是觉得,它比栉有序,那个花开起来,本身的干就是一个节操一个节操。

石斛兰会不会写?一个石字边再一个斛,一个角一个斗,一个石一个角一个斗,很难写,一个石头的石,屋角的角,一斗二斗的斗,对、对、对就这个字石斛兰,上面再写一个石。有些人省略了石字边,就石斛兰,父亲节的花。。

各位再来,我就想到了,除了这些名作,课本上提的这些人物,我们有没有其他跟梅花有关的,我就继续给你编下去,非常有意思。这些都是名作。我们再把这个六鱼念一遍,我们把这个后面那一段话讲一下,因为现在和靖的梅花我们讲完了,念一遍,来,羹对饭,柳对榆。假如讲不完,十九页的名作我明天再说。三四:“羹对饭,柳对榆。短袖对长裾。鸡冠对凤尾,芍药对芙蕖。周有若,汉相如。王屋对匡庐。月明山寺远,风细水亭虚。壮士腰间三尺剑,男儿腹内五车书。疏影暗香,和靖孤山梅蕊放;轻阴清昼,渊明旧宅柳条舒”。不要忘。后面那一句当然没有问题,陶渊明,轻阴清昼,我说跟梅花它是相对的,一个是疏影暗香,轻阴清昼,疏影暗香,应该是同类的看法。他把清昼摆后面,最主要是暗香是晚上,所以白天你可以看到轻阴,然后柳树轻轻的阴在白昼的时候笼在那边,不是浓浓密密也不是大,它去对疏影暗香,因为梅花的枝是稀疏的,香是悠然的。然后下来这个孤山的梅,当然是林和靖隐居在西湖边的孤山,陶渊明的旧宅柳,因为他讲说宅边有种五柳树,知道,五柳先生就是他,所以用柳树的雅致来跟孤山的梅相对。柳条舒是一个纵剖面的看法,梅蕊放是一个横剖面的看法,一个是长条,一个是横剖面,所以也有那个对的感觉。一样是一个清雅的处境,没有比高下,各个看它的优点,但是你要知道他对的角度,一个是梅花,横剖面的看法,柳条纵剖面的欣赏,各有它的好处。所以我们大概这一段是这样。明天梅花相关的短篇你们事先自己看。

因为剩下三分钟我们要不要来唱一下?五言诗我教了两段,如果用床前明月光来吟折梅逢驿使可以吗?因为它第二个字也是平声,三四:“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请问王更生老师河南调我教了七言的,没有教五言的,好,学下来五言的。五言的因为它很轻,所以你要唱的话应该唱第二首比较顺,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你们是教五言还是?五言,那就是这个是不是?那就是唱这个调,那你们会了。如果是我们的一调,我讲过一腔多唱。你那边不是,折梅逢驿使,那你到那边你的自是,第二个平声,“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床前,寒梅着花未”。是不是也是刚刚鹿港调的同样的味道。所以那边平声,折梅你就第二字拉长,第二君自故乡来它是仄声,你那个仄声你就把它缩短。所以一调,如果不是特殊的愁、忧、喜、怒太绝对的时候,你都可以用中性的这样的调来唱,跟着它的平上四声变化来学习。我们明天再来整理这个东西,你自己回去试试看,假设老师现在只教了一个闽南的,然后又教了河南的,平起式教了闽南的,你能不能用闽南的调子来唱第一、第二首。如果你是习惯了河南的调子,王更生教授的调,你能不能用君自故乡来去唱折梅逢驿使,有没有办法去辗转那个。如果不是,那么就表示你的运用的熟稔程度,就是四声的熟稔程度还不到位,到位了以后你就很容易。所以你说几千首诗几千首什么,心里头有那么几个调,我就可以让你走江湖。如果有五、六十个调几百个调,就可以走世界。知道?我就是这样走世界。我们今天休息,明天再见,下课。

同学:同学们请起立,感恩老师慈悲教导。

老师:谢谢同学,明天见,谢谢。

同学:谢谢老师。

老师: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