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2获国家奖学金,发表3篇SCI论文,14个A成绩毕

她2获国家奖学金,发表3篇SCI论文,14个A成绩毕

时间:2020-03-24 11: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王玥,中共党员,上海数学中心2015级直博生,现担任数学科学学院2017级科学学位研究生班的辅导员,获得复旦大学优秀研究生党员标兵、复旦大学优秀学生标兵、复旦大学优秀党员、数学科学学院优秀研究生党员等荣誉称号。 作为研究生,她用14个A类的成绩交上完美答卷,已经两次获得研究生国家奖学金;作为数学人,她已投稿4篇SCI论文,其中3篇以及发表或采用,个人课题获得复旦研究生科研资助项目、北大翁洪武科研原创基金。

“在复旦,我还是一个活在象牙塔里的人,无忧无虑。只潜心学习这一件事,便足以令我感到幸福。” 王玥说。

2011年9月,王玥站在复旦大学正门的毛泽东雕像下,留下了自己在复旦的第一个印记。18岁的她留着平刘海,略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好奇与憧憬。

还没来得及规划人生的她毅然选择了难度较大的基础学科——数学专业,想为以后铺更宽的道路。那时的王玥或许想不到,她和数学之间的缘分从本科一路到博士,甚至还要延续到她未来很长的人生里。

“我比较喜欢专心只干一件事”

本科四年,一摞纸、一支笔,王玥反复琢磨着数学领域难啃的骨头,在独立思考中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

大三时她的专业课尤其多,照理说很难熬,但在王玥的记忆里,那段大块时间泡在理图的日子 “平静又充实” 。理科图书馆二楼的小自习室从早上七点开到晚上十一点,是全馆最早开放、最晚关门的自习室。

她最喜欢的是靠窗的位置,但这个位置很抢手,所以她常常六点多就在门口排队等候自习室开放,也因此和理图管理员爷爷成了熟识。但自习室的缺点是无法随时借阅相关书籍,所以阅览室里两排书架中间、正对着窗户外一楼小花园的自习位就成了王玥的另一大心头好。

(王玥在理科图书馆)

“那段时间很规律,每天都很早去理图,到点就去吃饭,再到点就回去睡觉。天天在看书,不会被其他事情打扰。”

但专心只干一件事不代表钻牛角尖。数学系的课业有很多“难啃的骨头”,王玥的态度是“不要一个人一直啃啃啃,啃到牙都碎了”。 在缺少知识储备的情况下死磕一道题在她看来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这往往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却依然找不到最终解法。 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就逐渐消磨了对学术科研的热情和自信,甚至对自己是否适合学数学产生了怀疑,到研究生阶段可能就转型往其他方向发展。

而王玥的做法是:先解决能力范围内的问题,遇到无法解决的部分先找参考书,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问题都会有类似的例子和参考文献。 “这让我觉得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进行探索从而解决的,从而发掘数学更多的奥秘与方法,不断深入是个趣味的进程。”遇到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她也非常乐于与大神的老师讨论。

在研究生阶段,王玥延续了本科培养起来的学习习惯,获得了 14个A类的成绩 。总结经验时,她提到 课堂笔记是她的重要法宝 :“我上课特别认真。”在她看来,老师们在课堂上传授的知识往往浓缩了最直接且深刻的想法与理解,能够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吸收这些重要的内容,搭建起知识体系和框架,也为她之后解决问题打下良好的基础。

(新生开学典礼发言)

数学系的老师们习惯使用板书授课。为了看得更清楚,也为了更方便和老师交流,王玥一般都坐在第一排靠过道的位子。如果对刚才的内容不理解或有疑问,她都会在下课后第一时间请教老师。 “趁这个知识点还是热的时候,赶紧把问题解决了。”

促使王玥研究生阶段继续攻读数学专业的另一大重要原因是数学系一贯以来的优良传统。除了课业以外,学院在本科阶段就为学生们开设了 苏步青拔尖人才计划 。班级相对小而精,在研究方向上进行了细分,班级人数从三四个到十几个不等。在讨论班里,入选的同学要熟读专著、论文,并在黑板上进行讲解,而为讨论班配备的导师则在台下进行提问与指导。

“讨论班上理解的内容可能比我上课掌握的还要多,也是那段时间进一步培养了我的科研状态和热情。”王玥说。

(王玥与苏步青铜像合影)

“导师像长辈一样牵着我的手走路”

通往数学科学学院办公区域的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挂着一块黑板,这也是数学系的另一大优良传统。在任何一个地方遇到老师,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问题,王玥都会及时和老师交流。“数学系的老师们非常无私,都是掏空自己,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学生讨论交流。” 王玥的研究生导师李大潜院士就是其中之一 。

第一次见李大潜先生是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王玥的心里还有点发怵。为此,她还特地温习回顾了本科学习的全部内容。王玥蹲在办公室门口,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多,和访问学者讨论完问题的李大潜先生推开门就看到了她。

王玥鼓起勇气问:“老师您有空吗?我想跟您读博士,可以和您聊一聊吗?”李大潜先生答应了,并把她请进了办公室。出乎她的意料,先生既没有问绩点也没有问相关的专业知识,问的却是“你想做哪方面的研究”。

之前一度想学医的王玥在进入数学专业后,也一直希望把数学方法应用到医学或生物领域。非典时期,李大潜先生就曾经做过一个传染病的模型,王玥也想参与这样关乎国计民生重大问题的研究。李先生认为可行,但同时也告诉王玥: 应用是数学的推动力,却也是基础学科发展后自然形成的枝丫。 想要解决它们就不能脱离基础知识这个大树干;应该先把工具学好,再解决问题。

这一次的交流让王玥对从事数学科研工作有了更坚定的意志,在保研时她选择了直博,最后也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李大潜院士的学生。

(师门合影)

“我导师是我在学习和生活上的一个重要榜样,是我的偶像。” 王玥说。

老一辈的科研工作者们往往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研究的学科,并且作为其终身的使命,一刻都不会停止思考。王玥的导师年逾八旬,还是每天八点多就到办公室开始工作,连周末也不例外。为了向导师看齐,本科时有课才会早起的王玥,现在每天早上八点也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学习和工作。

从导师身上,王玥还学到了很多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准则。 她以前性格有点毛躁,不太细心。但是导师常常提醒她:不要着急,慢慢来。在导师面前,王玥也开始放缓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在行进的过程中关注细节。 “慢慢地就成为一个比较精致的人了。” 她说。

研一时,在导师的指导下,王玥第一次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论文。 “我导师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严谨的人。” 她连用了三个“特别”强调导师的细致程度。

每一次王玥把刚刚改完的稿子交给导师,第二天早上就能收到他再度改完的稿子。这篇论文一共改了十多稿,每一稿上全都是导师红笔圈点、勾画的痕迹,从标点符号的修改到英文的拼写和格式,再到“从而”、“因而”这类逻辑用词和语言表述。

最后完稿的时候,导师对王玥说:“你又学会了做一件事情。”她当时特别感动,因为导师说话的样子特别像家里的长辈在手把手教自己。

(导师为王玥修改论文)

“就像长辈一样牵着我的手走路。” 初上科研这条路的王玥,因为有导师的引导倍感温暖。

“基础学科要坐得住冷板凳”

作为数学人,王玥已投稿4篇SCI论文,其中3篇以及发表或采用,个人课题获得复旦研究生资助项目、北大翁洪武科研原创基金。谈及申请课题的经历,她感慨颇多: “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基础学科的重要性。”

当时,数学系有二十多位同学申请了复旦研究生资助项目,但最后的公示名单上只有王玥一个人。而材料、生物和医学等院系基本都有五六个项目入选。“可能是因为应用价值较大,所以更容易得到资助。”

在王玥看来,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有着很明显的差别。由于数学学科的分叉很细,因此,论文的影响因子也不适合纳入考量的范围。因此,她希望 “不同学科在评优中能有不同的评价体系和标准” 。

不过,相比于其他高校,复旦对基础学科的重视程度已经要高得多了,这让王玥觉得在这里学数学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和偏工程类的高校不同,复旦在文理科的建设上投入很多,一直以来都有尊重学术的传统和学术研究的氛围。本科时,王玥向刚认识的同学作自我介绍,那位同学就会发出“哇你是数学系”的感叹;去其他高校参加短期会议更让她感受到复旦精神和复旦风骨的与众不同。

除了调整不同学科的评价体系之外,受导师的影响,王玥还认为基础学科本身也要改变一些固有的想法。 “可以从应用的角度反思我们学科应该做的事情。” 她回顾了电磁波的发展史:麦克斯韦是依靠建立场方程组首先预测了电磁波的存在,之后赫兹才从物理实验中确认了它的存在。

(赴巴西参加ICM国际数学家大会)

“希望现在的数学也能够关注这些需要我们解决的重大问题,扩大这个学科在其他领域的影响力。”王玥说。她希望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着手,和数学学科挂钩,做一些真正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和承认数学这门学科的重要性。

“学生健康成长的引路人”

王玥在接受辅导员聘书时,一度倍感压力。王玥的导师李大潜先生曾经也是数学学院的一名辅导员,带领将近两百名学生的班级,只花了两周时间就记下了所有人的名字。 王玥刚当上辅导员的那几天,几乎天天都收到导师的问候:把学生名字都背下来了没有?

她当然不敢懈怠。由于脸盲,比起其他辅导员,王玥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将学生的名字和脸对上号。 光对上号还不够,关键在于如何与学生迅速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

尽管在学术科研中也有讨论交流,但做学术的状态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封闭的。突然一下子和一百多号人交流对她而言,着实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学生,畅通学校、学院和学生之间的沟通,王玥还是决定通过谈心的方式拉近和学生之间的距离。

光华楼14楼有专门的谈心室,针对倾诉欲较强或者有较多问题需要咨询的学生,王玥往往会选择这里。但更多时候,她会选择走寝,在日常的闲聊中询问学生们的需求以及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这种非正式的谈心方式能够照顾到一部分不愿意单独谈心的学生,也让他们更愿意开口倾诉。

为了调和班级事务中的矛盾,她会尽可能收集学生们在活动和讲座上的需求,在协调各方关系的基础上尽量让学生们更有收获。

这让王玥很受学生们的喜爱。在她的辅导员办公桌上,时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小物什,比如一捧枣子或者一束花,礼物虽小,但学生的心意最难得。有位学生觉得父母从老家带来的苹果特别好吃,所以特意给她留了一个,摆在桌上,王玥特别感动。因为这个苹果经历了旅途的颠簸,承载着朴素的心意,无疑是对她辅导员工作的肯定。

(王玥在教师节收到的花)

作为党员,王玥不仅在原2015级科学学位支部中积极奉献,还以辅导员的身份把示范党支部的优良传统和丰富经验用于指导2017级科学学位研究生支部。2017级支部其中一次组织生活围绕改革开放40年来复旦数学学科的变化开展,以77级、78级校友作为切入点。支部成员们去校史馆查阅资料、采访老师并制作了相关视频,还在此基础上策划了情景剧。这次组织生活形式多样,活泼有趣又富有意义,还在今年六月份获得了优秀案例奖。

此外,王玥最早接触志愿服务也是通过党支部的组织生活。自研究生入学以来,她持续三年参与北区物业志愿服务岗以及五角场蓝天社区“快乐星期五”志愿服务,在学校举办的大学生艺术展、中美数学会联合年会等重要活动中担任志愿者,还获得了五四“复旦最美青年”称号。

王玥说:“我把我的导师作为偶像,那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我学生的榜样。” 2018年数学科学学院的16名研究生国奖获得者中,有8人来自她所带领的2017级科学学位研究生班,从比例上来说,是数院研究生所有年级所有班里面最高的。

(王玥与她的17级研究生班)

从本科阶段加入拔尖人才计划苏步青班到博士阶段师从李大潜院士,王玥继承了老一辈数学家的精神,坚定踏实地走在科研道路上。研究生三年来,在导师案头旁、在讲台上、黑板前,一支粉笔、几张嘴,她不断抛出未解决的问题,在思想交流中培养提出问题的能力。

在复旦的七年,王玥尽情地领略着数学之美。这方校园滋养着数学这样的基础学科,也滋养着王玥这样一头扎进基础研究的数学人们,给予他们不断前行探索的勇气和力量。

“在对科研怀有热情的时候放弃是很可惜的,”王玥笑着说,“既然选择了,那就一条路走下去吧。”

来源:复旦研究生

编辑:王海蓉